中文版|English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它山之石
读一点马列经典
发布时间:10-26 浏览次数:

       最近,习近平同志到国家行政学院调研时,语重心长地要求国家行政学院学员都要读一点马列经典。他说:对马克思主义要真学真懂,真信真用。年轻的同志,有的过去没有读过经典的,要补上这一课。5个月前,习近平同志在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时也提出:党校、行政学院和干部学院都应当开设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课程,专门讲授一些有代表性的篇目,指导学员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学习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的学习结合起来,更好地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
  习近平同志要求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的学员读马列经典,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读一点马列经典,有利于深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解和运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领导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在现阶段主要是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马列经典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来源,只有从源头上去学,才能弄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来龙去脉,从而加深理解,自觉运用。
  读一点马列经典,有利于增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是领导干部的看家本领;缺乏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的领导干部,不可能是合格的成熟的领导干部。
  读一点马列经典,有利于培养科学的思维方式。科学的思维方式是领导干部科学分析问题,科学判断、科学决策、科学制定行动方案的基础。马列经典都是经典作家们科学思维方式的产物。马列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就在于它们充满了科学分析、科学判断、科学论证、科学结论,贯穿着科学的思维逻辑和科学思维方式。坐下来,读进去,就能被它们所深深吸引,被它们所折服。因此,常读、熟读马列经典,对我们养成科学的思维方式,十分有益。
       读一点马列经典,有利于提高理论鉴别力。有些错误观点、错误理论,为了取得人们信任,往往引经据典,貌似马克思主义,但实际上他们或断章取义,或移花接木,或照搬照套、生吞活剥,或任意曲解。如果没有读过马列经典,极易轻信,上当受骗。读一点马列经典,我们就有了理论鉴别能力,不会被一些简述读物或二手资料引入迷途,从而保持理论上乃至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
  正因为读马列经典这么重要,我们党历来十分强调领导干部要读一点马列经典。1945年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要求高级干部读五本马列经典:《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和《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定干部要学习12本马列主义著作,即《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论列宁主义基础》、《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列宁斯大林论社会主义建设》、《列宁斯大林论中国》、《思想方法论》。这 12本书被毛泽东称为干部必读,一直是干部学习马列主义基本教材,武装了一代中国共产党人。1963年,毛泽东又提出学习30本马列著作的意见。
  今天,我们倡导读一点马列经典,并不要求每个领导干部都照着这些单子去读。邓小平精辟地提出过读马列的原则:读马列要精,要管用的。,说的是要读经典;管用,说的是要结合工作实际,要有针对性,学以致用。比如,从总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要读《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要读《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反杜林论》、《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哲学笔记》等。学习唯物史观,要读《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要读《共产党宣言》;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读《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研究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要读《哥达纲领批判》;领会科学发展观的核心以人为本,要读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做妇女工作的,要读《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做青年工作的,要读《青年团的任务》,等等。当然,这只是一种粗略的提示,实际上,上述每一部经典的当代价值都不限于某一项工作、某一个领域,而是从事各项工作的领导干部都应该读一读的共同经典。比如《资本论》既是经济学,也是哲学和逻辑学。
  近年来,中央实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在李长春、刘云山同志主持下,2009年底,《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0卷本)和《列宁专题文集》(5卷本)出版问世。习近平同志指出:这两套书全面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是党员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权威性教材。每一个领导干部都要落实习近平同志的这一要求。
  现在有很多领导干部读书很少,更不用说读马列经典了。这种状况,与我们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党员称号不相适应,与我们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的身份不相适应。相反,最近有人看到法国总统萨科齐在翻看马克思的著作。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批判资本主义的《资本论》在资本主义世界走红,成为畅销书,人们想起了这位伟人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根源的揭示,禁不住要重新研读它。这种现象值得我们反思:马克思专为我们写的书我们反倒不读,说得过去吗?
       当然,马列经典,有些学术性、专业性很强,加上历史年代久远,需要背景知识,初次接触,有些同志不一定都能读得懂。这就需要知难而进,需要坚忍不拔。正因为难,才需要读;难点攻克了,理论素养就提高了;一遍一遍地反复读,理论水平就上去了。在《资本论》法文版序言中,马克思针对阅读《资本论》的困难时指出: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读马列经典,就要有这种登山精神。据毛泽东自己说,《共产党宣言》他看了不下100遍,遇到问题就翻阅,每读一次,都有新的启发。写《新民主主义论》时,《共产党宣言》他就多次翻阅。毛泽东的体会是:读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于应用,要应用就要经常读、重点读。

 
Copyright© 2011-2012 sci.gz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大学理学院 版权所有 邮编:550025 Tel:0851-3627662 Fax:0851-3620186